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动态

我的长江我的家|江西万安:一江碧水向北流

 

  

  视频摄制:徐强

  

  本网讯(向珊)中国地理版图西高东低,河流多向东奔腾。

  但赣江不同,它源出赣闽边界武夷山西麓,一路向北,穿越江西腹地,注入鄱阳湖后汇入东去的长江。

  江西万安,是赣江流域“拼图”中的一小块,国人对于万安的认知,或许源于南宋诗人文天祥的《过零丁洋》。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惶恐滩在万安,是赣江上的险滩。南宋末年,文天祥在江西、广东举兵抗元,被俘后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的千古绝唱。

  这股凛然正气,浸入土壤、汇成细流,哺育世代万安百姓,在其骨血里刻下了不屈的烙印。

  600多年后,“万安暴动”领导人、江西早期革命活动家曾天宇,为了共产主义理想和中国革命事业,在万安县罗塘乡村背村壮烈牺牲。

  如今,曾天宇烈士旧居,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罗塘乡村背村也成为万安的一张“红色名片”。

  蒋承峰——三峡集团在万安的城乡水环境综合治理项目管理人员,他和同事们建设的一处污水处理站就在村背村河畔,距离村头不足200米。

  治理前,万安县城区市政污水管网不完善,各乡镇生活污水集中处理更是一片空白,污水散排、直排河道现象不绝。

  

  ▲治理前,污水散排、直排河道现象不绝。长江环保集团供图

  万安是三峡集团的定点扶贫县。为加快完善革命老区基础设施建设,助力老区乡村振兴,守护一江清水北流,三峡集团在万安开展长江大保护工作,与地方政府合作采用PPP模式建设万安水环境综合治理项目,一期实施主城西区和18个村镇的污水处理厂站及133公里的配套管网建设,惠及人口8.4万人,二期将实施主城东区以及农村污水治理项目。

  

  ▲罗塘乡污水处理建设前,这里是一片荒地。长江环保集团供图

   “项目点多、面广,碰上新冠肺炎疫情,管理难度很大,参建各方诉求不一,处理起来非常棘手。”一年前,蒋承峰刚来到万安,现场诸多困难曾让他不太适应。一次偶然的散步,蒋承峰发现,“万安暴动”旧址距离罗塘乡污水处理站仅数步之遥。他前去重温历史,努力汲取前进的智慧和力量:“曾天宇在两个月内带领工农革命军4次进攻万安县城,前三次都失败了,第四次才胜利,干事创业必定经历磨难,没有谁能随便成功。”

  

  ▲以前的村背河,河面浮萍泛滥。长江环保集团供图

  2020年2月底,万安长江大保护项目克服新冠肺炎疫情等不利影响,全面有序复工,通过实行“分批出图、分批报审、分批施工”等措施,防疫、生产两手抓、两不误。

  “农村污水治理是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补齐农村基础设施短板、推进乡村振兴的一项民心工程。”万安县三峡一期水环境综合治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勇说,“目前,我们已完成县域内4个乡镇的污水处理站建设,以及27公里的配套管网建设。”

  据张勇介绍,罗塘乡的项目进展最为顺利,污水处理站已进入通水调试阶段,乡集镇污水管网入户接通率达90%。其中,村背新村实现管网入户接通率100%。

  

  ▲罗塘乡污水处理站出水口,经过处理后的污水清澈透亮。摄影:向珊

   “也有不顺利的时候。”蒋承峰回忆,工程实施时,部分居民对化粪池接户管安装存有抵触情绪,“乡亲们不明白自家的化粪池跟保护长江有什么关系,我们有义务积极主动地去做宣传。”2020年12月,项目公司联合地方政府、施工单位进村,挨家挨户宣讲水环境保护知识,生活污水散排有哪些危害、人们喝的饮用水安全与哪些因素相关……项目公司还组织村民到建成的罗塘乡污水站参观,为他们讲解生活污水的处理过程。

  “我们和项目人员反复做工作,很多原先不愿意接入的农户都主动要求把污水接入管网。”罗塘乡圩镇社区居委会主任肖荔城说。

  

  ▲万安县罗塘乡污水处理站全景 摄影:徐强

  治水先治污,治污先治网。

  两公里的村背河,一头是山村,一头是赣江。以前散排至此的污水,通过新建管网进入罗塘乡污水站处理达标后排放。现在的村背河,已是一幅“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的景象——苍蝇、蚊子、垃圾少了,横流的污水变成汩汩清流,村头的水泥乡道宽敞整洁,革命老村庄焕发出新的容颜。

  

  ▲污水不再散排、直排,村背河的水又清了。摄影:向珊

  “我们小时候,一到夏天,就到河里洗澡,水清,特别凉快。今年,老乡们又可以下河喽!”

  村背河的浪花载着肖荔城爽朗的笑声,冲进赣江,一路向北。

发布日期:2021年0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