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君住长江头 心系中下游

  长江自唐古拉山脉奔腾而来,在重庆转了7道弯,奔流近700公里。这座地处长江上游和三峡库区核心地带的山城,是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最后一道关口。

  2019年起,重庆市通过一场大体检,摸清了全市入江排污口的底数,并在全国率先整治,最大限度地减少污染物入江,确保把一江碧水送到中下游。

  回顾整治过程,重庆市生态环境局水生态环境处工作人员武赛虎很有感触,重庆是长江上游的屏障,三峡水库也是全国战略水源地。我们要有上游的责任、上游的担当,还有上游的作为

  整治分成查、测、溯、治”4个阶段。对于重庆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总队一支队副支队长曾庆来说,这是一场科技和人力并肩作战的攻坚战,卫星遥感监测、无人机航拍、管道潜望镜、管道机器人等智能化设备轮番上阵。

  虽使用无人机排查三江沿线2-5公里范围内的排污口可以克服地形因素,但时间紧、任务重,排查任务需要在汛期到来前完成,否则水涨上来后会遮掩隐蔽的排水口。而且无人机飞行受天气因素影响很大,重庆雨天雾天较多,飞行有效天数不多。

  待无人机确定大致情况后,生态环境部和重庆相关部门组织市内外200多人到现场进行逐一清查,针对有关重点区域和疑似排污口,再组织人员进行深入攻坚排查。

  有整整7个月,曾庆和同事上越山岭,下循水道,用脚步追溯每个排污口、用各种测验仪器检测水质,步行到达不了的地方坐船去,在暴雨泥泞中巡查也是常有之事。许多排污口隐匿在荒草半山坡上,溯源并非易事,他们只能放入管道潜望镜、机器人探测排查,让钢铁之躯到达人力不能及之处。

  在武赛虎看来,这就像给重庆做一个全身大体检,从前并不清晰的地下管网、入河排污口,终于有了各自的身份证,也暴露出更多细枝末节的问题。

  此前入河排污口由水利系统监测,更关注于有排污行为的生产、生活排污口;而实际上雨洪排口等也可能存在污染问题,比如雨水冲刷可能将城市街道的污水通过下水道带入雨洪排口。

  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一些年头久的住房,居民都习惯将洗衣机放置在阳台上,这直接导致含氮磷的生活污水顺着雨洪管道未经处理进入江河。

  只要人类生产活动有用水,就有排水,就可能产生污染。武赛虎说。

  最终,他们实地走遍了长江干流和9条主要支流2.4万公里岸线,摸清排污口底数,共排查点位22万余个,发现问题5625个,完成整改5606个,最终建立了一套统一的入河排污口台账。

  排查工作完成后,如何整治不规范的入河排污口,是一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工作。为此,重庆市自2019年以来,用了100多亿元解决如何排污的问题,深入整治入河排污口。

  位于嘉陵江边的金海湾公园,如今植被森森,沿江的步道也成为当地市民常爱流连的新景点,每逢周末来此郊游、露营者甚多。

  但在两年前,这片区域仍处于一片建筑工地环绕中。工作人员徒步排查检测时发现,一个雨洪排口流出的不是清澈的雨水,而是氨氮、总磷指标异常的污水,排污口处还残留大量餐厨垃圾,异味扑鼻,令人皱眉。

  通过溯源,他们发现主要问题来自附近建筑工地施工废水和生活污水违规排放,且由于施工现场吸引了餐饮游摊沿街摆放,厨余垃圾顺着雨水篦子流入雨洪排口,才造成了上述情况。

  在重庆市生态环境局联合城市管理局、建设局、街道等部门共同监督规划后,他们肃清了工地和街道,让这处雨洪排口形成一道被假山掩映的景观,只有一块不起眼的牌子上写着入河排口公示牌的标识,排口水质也达到地表水Ⅲ类,可以直接汇入不远处的嘉陵江。

  曾庆告诉记者,目前工作仍在推进。对绿水青山美好环境的追求,肯定要先从治污开始做起。

  据悉,截至2020年年底,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为优,42个国考断面水质优良比例首次达100%,较2015年上升14.3个百分点。下一步,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将在做好排污口日常监督管理的基础上,在三江干流进一步推进排污口排查整治工作。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日期:2021年06月03日